地方资讯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去劳动局告人要交钱吗 规范仲裁调解启动程序

发布日期:2021-06-10   

  杨洋律师,杨洋律师,现执业于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杨洋律师专注于合同纠纷、劳动纠纷、执行类案件等民商方面纠纷。 受人之托,终人之事,杨洋律师待人以诚、立世以信,法律专业知识扎实,办事认真负责,办案经验丰富,代理了数起民商事诉讼案件。杨洋律师以良好的执业素养和专业的法律知识,尽职尽心地为委托人提供贴心的法律服务,最大程度地实现委托人合法权益的最大化。您进入到这个页面的时候,可能您或您的亲人朋友遇到了某些问题或者疑惑,需要法律专业......更多介绍

  [导读]: 杨洋律师,天河区劳动纠纷维权律师,现执业于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具有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及司法操作经验。诚实信用,勤勉敬业,以“实现当事人利益最大化”为服务宗旨。办案认真负责,精益求精,业务功底扎实,语言表达流畅、思维敏捷,具有良好的

  杨洋律师天河区劳动纠纷维权律师,现执业于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具有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及司法操作经验。诚实信用,勤勉敬业,以“实现当事人利益最大化”为服务宗旨。办案认真负责,精益求精,业务功底扎实,语言表达流畅、思维敏捷,具有良好的沟通协调和谈判辩护能力。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畏艰险、奋力拼争,愿尽自己的所能,为当事人提供最好的法律服务。不敢承诺案件的最终结果,但敢承诺办案尽心竭力!

  依据我国劳动法的规定,劳动者到劳动局投诉用人单位,是不需要交钱的,劳动管理部门有义务和维护劳动者的利益。

  第九十一条;用人单位有下列侵害劳动者合法权益情形之一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支付劳动者的工资报酬、经济补偿,并可以责令支付赔偿金:

  以上知识就是对相关法律问题进行的解答,依据我国劳动法的规定,劳动者到劳动局投诉用人单位,是不需要交钱的,劳动管理部门有义务和维护劳动者的利益。读者如果需要法律方面的帮助,欢迎到进行法律咨询。

  一般情况下,调解都是在仲裁庭征得当事人同意后,依据职权主动进行的,这在仲裁实践中占了很大的比例,但这样就不能充分尊重当事人自愿进行调解的权利,使当事人对行使仲裁权的仲裁员通常在心理上抱有敬畏和服从的思想,因而当仲裁员想要调解时,当事人往往会考虑其态度,因而某些不愿意调解或者不懂法律规定的当事人就因为仲裁员的态度或者自己的无知而接受调解,这样就使当事人不能充分从自身利益出发,进行调解程序的启动,不利于实现真正的调解自愿。

  我们认为,要解决此问题,应当建立当事人申请原则。当事人应当对仲裁程序的开始、进行、终结享有完整的处分权,因此调解程序的启动也应当由当事人自己进行,当然,这样也并不排除仲裁员依职权主动提起。在双方当事人双方到庭后,仲裁员就可直接告知当事人双方可以申请进行调解。如果双方当事人有调解的意愿,则可以采取递交申请调解的书面材料,或由仲裁庭记录在卷,或在仲裁机构提供的格式化的调解申请书上签字,以此来规范仲裁调解程序的启动。

  调解应当遵循自愿原则。从理论讲,在调解过程中,仲裁员的身份应该是调解者,是一个主持调解程序的主持者,但在事实上,仲裁员由于同时兼具裁判者的身份,使其具有潜在的强制力。仲裁员所具有的强制力对于当事人是否愿意调解,以及达成什么样的调解协议,也存在潜在影响,而且往往这种影响是通过比较隐蔽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如反复劝说当事人接受调解并做出让步达成调解协议;暗示当事人,如果不接受调解,裁决结果将对其不利;等等。以上行为均有可能使当事人违背真意接受调解从而造成事实上的非自愿调解。

  要解决这一矛盾,就应当严格依照法律进行。当事人之所以申请仲裁,并愿意以调解的方式解决,主要是源于仲裁机构以及仲裁员是专门机构和专门人员,当事人相信由其处理争议能更公正,仲裁庭制作的调解书能达到与裁决相同的结果,所以,仲裁员在调解时应当依照法律规范进行,虽然调解协议可能是当事人妥协让步的结果,但这种妥协让步是当事人自我处理权利的行为,体现了当事人自己的意愿,因此,仲裁员引导双方当事人达成协议的准则应是向当事人提出引导性意见,并尽可能缩小与仲裁裁决结果之间的差异。

  仲裁调解程序是仲裁和调解相结合的程序,其中心应该是调解,仲裁员应当依何种原则进行调解,是调解程序的核心所在。仲裁员不应当凌驾在当事人之上,而应当以超然的中立者的身份来参与调解,他对案件的介入是基于当事人的信任而不是国家权力的授予,其介入是有限的,是建议性的,不应当是全面干预,目的在于为当事人提供法律帮助以促成友好解决,并最终使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因此,仲裁员在调解过程中应处于中立、公正的地位,要居中主持调解。

  为了更有效地提高仲裁效率,应该设定严格的时限规定,从而防止久调不决或者以拖压调现象的发生,具体而言就是规定调解的起止期限,若在规定时间内不能达成调解协议的,不再进行调解,而由仲裁员根据案件审理情况及时裁决。

  实践中也有调解中遗漏事项未调解或未具体调解的情形,应适当地允许当事人就该未尽事项自主选择申请仲裁委再调解。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仲裁调解在人事争议解决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是人事争议由冲突走向和谐的最优路径。在今后的人事争议仲裁中,我们要不断地发挥仲裁调解的优越性,不断完善仲裁调解的操作程序,这样,仲裁调解的作用才能得到更充分的发挥。

  对于如何完善仲裁调解机制,更好地发挥仲裁调解在人事争议中的作用,认为应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一般情况下,调解都是在仲裁庭征得当事人同意后,依据职权主动进行的,这在仲裁实践中占了很大的比例,但这样就不能充分尊重当事人自愿进行调解的权利,使当事人对行使仲裁权的仲裁员通常在心理上抱有敬畏和服从的思想,因而当仲裁员想要调解时,当事人往往会考虑其态度,因而某些不愿意调解或者不懂法律规定的当事人就因为仲裁员的态度或者自己的无知而接受调解,这样就使当事人不能充分从自身利益出发,进行调解程序的启动,不利于实现真正的调解自愿。

  我们认为,要解决此问题,应当建立当事人申请原则。当事人应当对仲裁程序的开始、进行、终结享有完整的处分权,因此调解程序的启动也应当由当事人自己进行,当然,这样也并不排除仲裁员依职权主动提起。在双方当事人双方到庭后,仲裁员就可直接告知当事人双方可以申请进行调解。如果双方当事人有调解的意愿,则可以采取递交申请调解的书面材料,或由仲裁庭记录在卷,或在仲裁机构提供的格式化的调解申请书上签字,以此来规范仲裁调解程序的启动。

  调解应当遵循自愿原则。从理论讲,在调解过程中,仲裁员的身份应该是调解者,是一个主持调解程序的主持者,但在事实上,仲裁员由于同时兼具裁判者的身份,使其具有潜在的强制力。仲裁员所具有的强制力对于当事人是否愿意调解,以及达成什么样的调解协议,也存在潜在影响,而且往往这种影响是通过比较隐蔽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如反复劝说当事人接受调解并做出让步达成调解协议;暗示当事人,如果不接受调解,裁决结果将对其不利;等等。以上行为均有可能使当事人违背真意接受调解从而造成事实上的非自愿调解。

  要解决这一矛盾,就应当严格依照法律进行。当事人之所以申请仲裁,并愿意以调解的方式解决,主要是源于仲裁机构以及仲裁员是专门机构和专门人员,当事人相信由其处理争议能更公正,仲裁庭制作的调解书能达到与裁决相同的结果,所以,仲裁员在调解时应当依照法律规范进行,虽然调解协议可能是当事人妥协让步的结果,但这种妥协让步是当事人自我处理权利的行为,体现了当事人自己的意愿,因此,仲裁员引导双方当事人达成协议的准则应是向当事人提出引导性意见,并尽可能缩小与仲裁裁决结果之间的差异。

  仲裁调解程序是仲裁和调解相结合的程序,其中心应该是调解,仲裁员应当依何种原则进行调解,是调解程序的核心所在。仲裁员不应当凌驾在当事人之上,而应当以超然的中立者的身份来参与调解,他对案件的介入是基于当事人的信任而不是国家权力的授予,其介入是有限的,是建议性的,不应当是全面干预,目的在于为当事人提供法律帮助以促成友好解决,并最终使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因此,仲裁员在调解过程中应处于中立、公正的地位,要居中主持调解。

  为了更有效地提高仲裁效率,应该设定严格的时限规定,从而防止久调不决或者以拖压调现象的发生,具体而言就是规定调解的起止期限,若在规定时间内不能达成调解协议的,不再进行调解,而由仲裁员根据案件审理情况及时裁决。

  实践中也有调解中遗漏事项未调解或未具体调解的情形,应适当地允许当事人就该未尽事项自主选择申请仲裁委再调解。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仲裁调解在人事争议解决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是人事争议由冲突走向和谐的最优路径。在今后的人事争议仲裁中,我们要不断地发挥仲裁调解的优越性,不断完善仲裁调解的操作程序,这样,仲裁调解的作用才能得到更充分的发挥。